心の记

Wednesday, October 12, 2016

力量

摄于:2016年8月,Perth 
















有人说,人生的output 与input 要平衡,才能自在。
想一想,也许。
回想接近8个月的input日子(可能会更久),
脑瓜果然出现不正常现象,
对于某些事件的判断,似乎别于从前。

就以“信心”而言,
以前追求的,是外在看到的自信感。
怎么说呢?
就是,自我感觉良好,而别人也觉得你很有“自信”。

然而,现在,或目前的我,
追求的是内在的自在,而不是自信。
因为,只有真正自在的人,才会真正的表现出自信。
这种自在的自信,不是谁说了算,
而是一种力量。

一种由内而发,
让人发亮的力量。

Saturday, July 9, 2016

小盆友 - 忧郁

Happyfishkidyoga 

上星期,在友人的小孩瑜伽班中,充当记录员,将值得记录的画面捕捉下来。下课后,与友人聊了聊。

在对话中,我们聊到了现代时下小孩过动和忧郁的问题,以手上的资料显示,就有一名4岁的孩童患上了忧郁... 对,是4岁。然而,过动...更是不用说了...

被友人问及,谁人是这问题的祸首。我,很直接了当的回答 -- 父母。对,是父母。正确一点的,应该是从前3代开始的父母。

从曾祖父母的时代算起,到祖父母,再到父母,然后到我们这代。每一代都在演变着,从严重贫困到安逸,再到富裕... 物质上的转变和追求,正是问题的关键点。

重视金钱和物质享受,家庭的名利,使现代的父母(我们)强加压力在小盆友身上。小小年纪,上的兴趣班,比成人还要密密麻麻。除了周日的课业,周末还得上补习班、钢琴班...

父母们都担心小盆友输在起跑点,要多学一点。可悲的,是父母们忘了小盆友也需要自我摸索成长的空间,也需要关怀,也需要大人的倾听...  可惜,小盆友脆弱的灵魂,已被父母们不经意的善意给摧残... 剩下的只有疲惫不堪的幼小身躯和心灵。

小盆友需要的是父母的关爱与呵护,在追求优秀起跑点的同时,父母们可否也给小盆友一个温馨难忘的童年?

后语:感恩我的父母,能让我拥有属于自己的童年。

Thursday, June 30, 2016

福分

顶着露水,享受着晨光的枯叶
















悠长假期快步入第5个月,距离回归的日子,还有1个月的时间。

身边的盆友大部分无法理解我的抉择,而我也从耐心解释到一笑置之,因为解释很累。计划在这长达6个月的假期里,给自己充分的时间了解自己真正想要的,而不是环境或他人期待的。

越是耐心,越能看懂自己的心,也看懂了事情的原貌。每一次的机遇都有一定的意义,无论喜欢与否,抗拒与否,故事依然会随着它的原稿发展。某天发呆时,脑瓜突然闪过一个看似奇怪,但却超实际的反式念头 -- 与其做个无能为力的苦恼傀儡,不如做个学会看清局面的自在旁观者。

慢慢的,开始学会了品尝蕴藏在故事中的每个细节,将意识带到每个当下。变化悄悄地展开,展现在眼前的是一幕又一幕的动人画面。在驾车的路上,看见了默默在扫地的清洁工人,心涌现的是感激 -- 感激对方努力的为我们提供干净的环境。在晨跑时,看见初开的花蕾,心就暖暖的,花儿们都在努力生长,延续着它们的使命...

原来,混乱的世界依然藏有美好。能否觉察得到,可真的要看福分了。

Thursday, April 7, 2016

慢活的开始

















步入悠长假期第27日,也渐地适应了“慢活”。

在这27天,变化挺大的。最起码,生活的步伐是从平均每天工作16小时,突然换至24小时空白。每天无法定时用餐,到允许自己依据胃部的需要来自行决定用餐时间。开始每天早晨慢跑... 

依稀记得慢跑的第一天,身体好像不属于自己的,身体的细胞对运动这回事已不太有记忆。唯一留下的,就是肌肉拉扯之后疼痛。为了找回健康和该有的“知觉”,第2天还是坚持去慢跑... 依然,疼痛。

到了第4天,看到了身体和“知觉”的变化。跑着跑着,身体突然松开来,不再紧绷和疼痛了。可以感受自己真正的在呼吸,用力的呼吸... 深深的呼吸... 在那瞬间,自己不知为何,突然感动落泪起来 -- 我,终于活过来了!感恩觉知回来了... 

也许,在紧促的城市生活里,藏着许许多多犹如我的工作狂,仅仅的存在着,而不是活着。感恩,有那么一颗狠心,允许自己在毫无准备下,放一个悠长假期。 

慢活模式,宣布正式迈入启功状态~ 

Sunday, November 29, 2015

感恩。呼吸

年紀越大,越發現不太能面對別離。
即使只是簡單的送行,也會有種難以解釋的難受。
好像無法再碰面似的。

不知何時開始,為了忙工作而讓心也盲了,
愛笑的臉也不見了,
夢想,也給埋了⋯⋯
想著想著,一切也錯過了。

是時候停下來,歇一歇,想一想,
自己想要的是怎麼樣的一種生活。
再豐裕的物質生活,也無法填滿空洞的心靈。
想想,多久沒用聽見海的聲音?
多久沒好好聞聞花香和雨的味道,
多久沒與親人擁抱⋯?

今天,就好好的感恩呼吸,享受身邊的美好吧!
一切都不會太遲。

Monday, November 9, 2015

陌生感

2015年6月24日

今晚像個大小孩,左手拿著汽水,右手抱著爆米花,腳步輕快的走向Hall 8,觀賞期待已久的Jurassic World。 也許,除了工作外的時間,我都想待在孩子的世界。別誤會,本人未婚也無子,想待在的,是屬於自己孩童時期的世界。反正,我就被逼長大的呀!

不同的是,這大孩子現在沒有家⋯沒有屬於自己能靜靜窩著,舔洗傷疤的地方。即使傷痕累累,還是要啞忍著痛,因為⋯這世界越來越陌生⋯

无意发现今年六月份留下的一份Draft,恰巧与今天的心情有点相似,不同的是... 今晚没有汽水、爆米花,更没有电影。陪着我的,是头痛欲裂,与未来无法连接的落寞感,还有不断播放同一首歌曲(HOME) 的电脑...

近几天,碰上了个同样落寞的人。虽总听见外界说他是个无法理解的怪人,但在与他对话中发现,其实他保有能让人温暖的初心,只是不易被揭发... 不易被触动。 也许,失落的灵魂,总被困在腐败的躯壳里,动弹不得... 无法被旁人理解。

结论: 相隔半年,陌生感依旧强烈。





Sunday, June 21, 2015

值得否

還記得當初買這iPad的時候,還滿心期待的'以為'自己會好好經營這部落格⋯
結果,還是每天懶懶洋洋的,在連續劇裡渡過。

前兩天,有個蠻Seniour級的同事問我,"妳每天將作業帶回家寫,老闆們不知道呀,妳不覺得很不值得嗎?" 還記得,我的回覆"沒有特別考慮過值得否,因為,站在我的角度,只是盡我所能把任務完成。" 那位同事看著我啼笑皆非。

不是嗎?還未付出,就學會計算,何時到老呀?雖常被旁人當傻瓜的看待,總被佔便宜⋯其實,佔便宜的人真的那麼聰明嗎?現在,在對方身上撈多少,過沒多久,自然有人在你身上撈回去,循環不息呀!

這因與果的遊戲,就不停在身邊發生,何必那麼在乎得失?反正,當兩腳一伸,啥也帶不走,並了命霸佔的人、事、物,一件都帶不走⋯除了自己的業力呀! 所謂,萬般帶不走,唯有業隨身⋯